限時免費試閱-「商業聽讀書選」- 反脆弱

image

「聽讀商業書選」,每週帶你聽懂一本商業好書。各位商業思維學院的同學你好,我是老查。

在2021年的開始,這個月我會選幾本跟「後疫情時代」「全球經濟」這類主題有關的書。

今天幫大家選讀的書,是一本非常有名、相當經典的好書,書名是《反脆弱》。

《反脆弱》的作者是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是一位出身於黎巴嫩的學者,曾經擔任紐約大學「風險工程學」課程的教授。所謂的「風險工程學」簡單的說就是研究如何應對「風險」的情境。

塔雷伯的主要研究興趣在於「隨機性」、「不確定性」、「稀有事件」等問題。所以他的幾本著作《隨機騙局》、《黑天鵝效應》還有今天介紹的這本《反脆弱》,被合稱為「不確定性三部曲」。

《反脆弱》是一本不太容易讀的書,一來是因為很厚,足足有680頁左右,已經是一般商業好書的兩倍份量。二來塔雷伯在寫《反脆弱》的筆法比較像是寫文學書或哲學書,但又加進了很多各類型現代或歷史上的案例、比喻甚至是統計、數學、金融的概念,因此不容易讀。所以今天我要做的事,就是把這本書裡我覺得最重要的觀念用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幫各位同學整理。

什麼是反脆弱

「反脆弱」是一個我們在一般日常生活裡不太能感受到的一種概念。

通常如果問一個人「脆弱」的相反是什麼?

他可能會回答「堅強」、「強悍」、「強韌」之類的,但是塔雷伯認為,「堅強」,或者說「強固」,並不是「脆弱」的相反,而只是「沒那麼脆弱」的狀態。

想像一下,你要寄幾個玻璃杯給你的朋友,假如你用報紙隨便包一包,那可以想像過程中很容易因為摔到地上就打破了,那樣的狀態是「脆弱」。假如你用氣泡紙或海綿加上堅固一點的紙盒包裝,稍微摔一下不會怎樣,那可以被稱作是「強固」,但是強固是有承受的限度的,假如運送的過程貨車發生車禍車廂全毀,你的包裹應該還是會碎掉。

那麼「反脆弱」是怎麼樣的呢?

塔雷伯認為,如果容易因為發生變動而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叫做「脆弱」、不容易被變動影響叫「強固」,那麼「反脆弱」應該是因為發生變動反而得到正面的效果。這樣才真正等於是「脆弱」的「相反」狀態。

所以應該是一端是「脆弱」,「強固」在中間,另一端是「反脆弱」。

你可能覺得這個概念很抽象啊,假如你看過「復仇者聯盟」,應該知道神盾局的敵對組織叫做「九頭蛇 Hydra」,是一種神話裡的生物,只要你砍掉Hydra的一顆頭,它會再生出兩顆頭出來。

所以這種因為發生變動反而得到正面效果的狀態,就可以說是「反脆弱」。

你可能會說「但是真實世界裡沒有九頭蛇啊?!」,那可以用身邊常見的現象來解釋,像是健身的「重訓」,之所以重訓會讓我們長肌肉,原因是我們的肌肉束在負荷平常不會負擔到的重量時,有部分會因此受傷、斷裂,甚至嚴重的話還會發炎,但是我們的身體在修補這些因為重量變化造成的傷害時,也會讓肌肉生長得更多、更強健,所以我們因此變壯了,這也是一種「反脆弱」的現象。

所以塔雷伯借了尼采的一句話「凡殺不死我的,必讓我更強大」來形容反脆弱,這並不是一個鼓勵人的話而已。

有人做過研究,在職涯早期經歷失敗的人,長期發展真的更好。

研究團隊以 1990~2005 年的美國生物科學家,共 778 萬筆研究經費申請紀錄,比較在職涯早期獲得上百萬美元補助的學者,以及沒有獲得經費的學者,哪一種長期發展比較好,以他們發表論文的「熱門」程度作為指標。

這兩組經費申請人的其他條件相差不大,包含申請預算的時間、論文發表的數量,換句話說,兩者的重大差異,只有其中一群是在職涯早期就拿到 100 萬美元,另一群則沒有。

研究結果顯示,能夠發表出「熱門」論文的研究團隊,在早年有獲得百萬美元預算的反而比較少,沒有獲得預算的反而後來更容易有好的研究成果,兩者間差距高達23%。研究單位分析兩群學者所有可能的差異,依舊找不到另一個有力的外部因素解釋這個差異,唯一的變數,就是職涯早期的失敗。

換句話說,那一場失敗確實讓受挫的學者們得到某一些養分。

反脆弱的概念我瞭解了,但對我來說有什麼用呢?

你可能會想「嗯,好喔,我懂了,那除了知道健身重訓是反脆弱之外,這對我來說有什麼用呢?」

會有這樣的疑問很正常,因為我們通常不會認為大的「變動」會在我們生活裡發生,甚至希望最好不要有什麼大的變動。

那如果變動不發生,自然也沒有「脆弱」或「反脆弱」的問題了,不是嗎?

但是,想想剛剛過去的2020年吧,你有沒有發現,其實意想不到的大變動很可能隨時就出現,像是新冠肺炎,或是中美貿易戰。

在真正發生之前,你有可能想到讓人羨慕的空服員可能會一夕之間完全沒有班可以上,甚至面臨被裁員的危機嗎?你會想像到旅行社從團都出不完到完全沒生意只好關門大吉嗎?會想得到之前儼然就是「世界工廠」的中國,面臨到大企業短期間內積極把供應鏈轉移、撤出到其他國家的情況嗎?你還會覺得大的變動是不可能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嗎?

而且,就算不是這麼激烈的巨變,企業也經常因為科技造成的產業環境變化而影響,像是媒體或出版業,以前一直是穩定的行業,但是因為數位影音的發展、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搶走了大眾的時間與注意力,現在大家說都不再買書、看書看報紙雜誌了,甚至你現在就是用線上學習在聽我講一本書。假如你是出版、媒體的工作者,是不是這個變動就影響了你覺得穩定的生活呢?

如果要探究「脆弱性」與變動之間的關係,可以用以下的方式說明:

1. 變動產生的影響是非線性的:

意思是,非常多次輕微的變動產生的影響,遠遠比不上一次大變動產生的影響。

塔雷伯用了一個寓言故事來解釋:以前有一個國王因為對他的兒子大發雷霆,因此說要用千斤重的石頭丟過去砸死他的刑罰,後來他情緒平復下來後悔了,但君無戲言,怎麼辦呢?一個聰明的大臣建議國王把石頭切割成1000顆小石頭,一顆一顆丟向受罰的王子,這就不怕砸死他了。

這也可以用健身重訓來比喻:你舉1公斤的啞鈴上百次,鍛鍊效果遠遠比不上你認真舉20公斤的啞鈴12次有用,這就是所謂「指數型」「等比級數」的效果。

所以,要降低脆弱性,反而要讓自己盡量接受頻繁的、小的變動,不斷的調整。而不是盡力嘗試不變,但一下子遭遇一次巨大的變動。

2. 變動的「凸性」與「凹性」

大的變動會帶來的有損失,但也可能是機會。

舉例,在2020年疫情來臨時,一開始對於股市的影響是很巨大的,甚至美股還經歷了數十年來未曾有過的「熔斷」狀況。

但是如果對於產業發展有研究,知道哪些公司屬於長遠來說不會因為疫情的影響而崩壞的好企業,那麼這個巨變對你來說反而是趁低入市投資的機會,但前提是你必須能夠判斷。

所謂的「凸性」,就是「隨變動的程度擴大,產生的正面效益更大」,像剛剛提到的重訓鍛煉效果。而「凹性」則是「隨變動的程度越大,產生的負面效應更大」,像是開上高速公路的車越多,塞車的時間就會超乎想像的無限延長。

難道真的無法預期、控制風險的機率嗎?

人類因為演化的過程裡累積的「凡變動就會帶來風險」的意識,因此是非常抗拒改變的,如此產生的效應之一就是,會試著從看似不規律的變化裡嘗試歸納出「模式」,希望可以預測或控制未來的發展,這種心態甚至有時候會讓人做出很難想像的怪事。

我記得在書上看過: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火星登陸探勘計畫早期經歷過很多失敗,其中有一次成功時,剛好工作人員吃花生亂丟花生殼,之後的每次發射,他們都要吃花生亂丟花生殼,你可能會說「這有關連嗎?」,不管,反正寧可信其有。這些人都是受過高度科學訓練的科學家,但還是無法克制自己要「建立出某種模式」的心態。

前面提到塔雷伯有興趣的研究領域在「隨機性」、「不確定性」、「稀有事件」,所以他很清楚地在書裡告訴讀者:不要相信什麼人可以預測風險、控制風險的說法了。反而是你越期待穩定、越想控制風險,你會因此越脆弱,因為你完全沒有為可能發生的變化做準備,甚至你把所有的資源、力氣,孤注一擲的壓在維持你所期望穩定不變的事情上,但當變化發生,你可能就無法應變。

而那些嘗試要藉由「控制」去避免變動與風險的人,塔雷伯稱他們是「脆弱推手」,因為你越想消除掉變動,反而讓人失去了從小的變動裡學習應變的機會。而當太大的變動發生時,反而結果就會相當慘烈。

我們有可能提升「反脆弱」的能力嗎?該怎麼做?

當我們了解「反脆弱」是指能夠因為變動反而因此產生獲益的機會,以及「安穩不變」只是人類期許的假象,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能採取的作法就變得很清楚了:想辦法讓我們可以耐受變動,或是設法為風險作出準備,以及讓我們能在變動中獲益。以下是塔雷伯在《反脆弱》書中提到的一些策略:

1. 實行「槓鈴策略 Barbell Strategy」

所謂的「槓鈴」指的是我們練健身時舉地以一根槓子兩邊有金屬重物的器材,塔雷伯認為,如果你要持續維持反脆弱性,你可以用這樣的組合—大部分資源放在最低風險的做法上避免損失,但小部分資源則投入高報酬高風險的做法上增加可能的獲益。

他的說法是:把你90%的資產以無風險的現金方式保留,但是把10%的資產投資在風險高但獲利率也極高的領域,這麼一來,即便遭遇風險,你可能損失的是10%,不至於讓你破產,但如果賺了,你可能會資產倍增。

塔雷伯說,最不智的選擇反而是投資在兩端之中的槓子—意思是一般人可能會傾向選擇「中度風險、穩定報酬」的事情上,但這種做法碰到風險來臨時,反而最為脆弱。

這個策略可以怎麼運用在我們自己身上呢?

舉例,你可以找一個目前看起來還算安穩、可以有穩定收入的工作,大部分時間以這為主,但是投注一小部分時間經營所謂的「斜槓」:像是拍Youtube影片、或是經營自己的社群、寫文章、拍IG成為KOL意見領袖。

這些事情可能會花費你一部分的時間,但是如果累積有成,很可能你就會獲得比你上班工作更高的報酬,就算很可惜沒有紅,你也不會因此而餓死。

就像大家都聽過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他的正職其實是專利局的一個小職員,下班之後他才思考與研究物理學,當物理學家不一定會常有大突破,但一但有成從就可以揚名立萬,為這就是典型的槓鈴策略的例子。

2. 注入脆弱性

進行小規模實驗、試錯,增加耐受風險的能力與發掘機會

我們都知道,Elon Musk除了經營「特斯拉」電動車之外,旗下另一項有名的事業就是SpaceX太空探索技術。他陸續發射火箭,其中經歷過很多次失敗,但是他對於失敗覺得是值得慶賀的,為什麼呢?因為只要是那個失敗是有目的的嘗試,失敗的過程反而是避免將來繼續或更大的失敗的方法。而如果成功,也為接下來的太空船技術獲得寶貴的經驗,那麼未來成功的機率就會高很多。

說起來人類持續進行對太空的探索,也是降低脆弱性的方式之一,我們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因為天災、人禍導致地球不再適合人類居住,假如在那之前可以找到移民其他星球的工具與方法,即便萬一發生,人類還是有機會因此存續。

3. 取得「選擇權」

所謂的「選擇權」是我用一個相對低的代價,獲得將來可以行使某項權利的資格。書裡用了希臘時代的一個例子:哲學家泰勒斯他預先支付很低的租金取得整個地區所有橄欖油榨油磨坊的榨油機使用權,等到當年橄欖大豐收時,所有人都要跟他租機器,他因此就大賺一筆。這有點像是前面提到的「槓鈴策略」–因為如果橄欖沒有豐收他最多就是損失他付的租金。但是橄欖豐收他就可以賺很多。

所以,只要你遇到像是這種「下檔損失有限,但上檔利益無窮」的情況,一定要想辦法取得選擇權。我用我自己的故事舉例:我在2000年我30歲的時候進入電商產業,那時剛好是全世界經歷第一次的網際網路泡沫,很多人都因此離開網路業,但是我覺得只要我工作的公司沒有倒,我就繼續試試看:因為萬一公司倒了,我還可以去找其他的工作,但是如果公司後來發展得很好,那我可能就會有不錯的回報與機會。結果我因此在數位產業工作了20年,到最後我的薪水甚至是那時薪水的接近5.5倍,這也是另一種「選擇權」的概念。我想很多人會考慮該進新創公司還是穩定的大公司,也許這是你可以思考的一個角度。

4. 創造對風險的「凸性」

首先還是要界定你要針對哪一類「風險」去做對應,像是「保險」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假如你擔心你將來有機會會得到重大疾病,於是你就去保重大疾病險。這種險如果你得的是尋常的小病是不會賠的,但是萬一你得了癌症、心臟病之類的重大疾病,那就會給你高額的賠償。所以你就創造了對於重大疾病這項風險的「凸性」(雖然那個賠償金你寧可維持健康,不要拿到)

另外用一個例子,一樣也是保險,我們通常出國,都會保意外險,有的人還會保「旅遊不便險」,我們來看看這兩種險—意外險雖然我們很少用到,因為大多沒有意外,但是萬一發生的話,可能就很嚴重,甚至喪命,所以雖然機率很低,但是很應該保。

相對來說,「旅遊不便險」好像用到的機率比較大,因為飛機誤點、行李遺失的機會比較多,但是它的補償其實有限,甚至如果是行李掉了,你還是要自己去把東西買回來,不便還是存在,而你也不至於負擔不起,這種險其實就不太直得保。

所以,要正確看待風險:重要的是你對該項風險的耐受度—像是飛機墜機我們是沒辦法承受的,雖然機率很低。而不是評估它發生的機率—像是飛機誤點行李遺失是比較可能發生的,但是發生了也其實不會太怎麼樣。

你可能會問,除了保險之外,有比較正面的例子嗎?其實你可以運用保險這種「為我沒有預期,甚至是不樂見的變動作準備」的概念思考,舉例:你在某大傳統零售通路工作,你看到電子商務崛起,擔心電子商務會侵蝕或取代傳統零售,但是你又不知道你服務的企業會不會成功數位轉型。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許你可以去投資電商企業的股票,將來如果電商真的發展得很好,你也會因此得到利益。

所以,《反脆弱》總的來說,就是告訴我們:既然風險不可預期且必定會到來,我們必須投注一些資源去把我們受風險影響的程度降到最低,甚至如果可以因為這樣得到好處那就更好了。

而「針對什麼樣的風險」「怎麼投注資源做好準備」這是一個不斷要思考的課題。而天真的相信「可以控制風險」「可以預測未來」的人,是最脆弱的」

最後分享塔雷伯的這段話「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當他們遇到問題就躲到地下室大哭,並參加互助小組,一起祈禱,期待政府拯救他們。另一種人將命運握在自己手中並說「嘿,當人生給我檸檬,就讓我做成檸檬汁」他覺得後者是最棒的應對危機方式。

在經歷了2020年的巨大變動,相信我們對於「風險」與「脆弱性」應該有一重新的體悟,如何運用《反脆弱》書裡告訴我們的策略,是可以好好思考的問題。

想看更多精彩的商業知識內容? 現在加入官方 LINE 即可用0元購買14天體驗方案!
包含了超過300則的商業思維百科、做自己生命的CEO學程、並能任意兌換一堂主題講座!


點我加入官方 LINE

商業思維學院,優惠招生中
若想了解更多關於商業思維學院,可觀看下方影片,了解學院和其他平台不一樣的地方!


立即報名去

發表迴響